提交中
📝正在回复 #367772
XRD0Oscd 2022-05-18 12:49:12
高中时有一任同桌是卷王
卷王(做完所有作业且刷完自己的题):XRD你别学了,你要学死吗?
正在赶作业死线的我:[ ˇωˇ]啊对对对。
……
没赶完的我:哥,物理卷子借我抄下。
卷王:你怎么又不写,XRD啊这都什么时候了,我求你学点习吧
我:[ ゚∀。]addd,快点借我
XRD0Oscd Po 2022-05-18 12:51:22
还是卷王:XRD啊,你说……早恋是不是不太好啊[ ´_ゝ`]
我(我超有瓜?)
我:这怎么说
卷王:就是……早恋会不会对她有影响啊?
我(努力抑制嘴角):哦哟,你跟谁啊?
卷王:丨,你别说这个
……
卷王:就是,和她(指坐在第一排的,班内另一卷王卿)
我:好家伙,你是干了什么,以至于有这种感觉。
我:来来来细说
卷王:其实也没什么,就是,帮她买饭,她没考好的时候陪她聊天,给她送点礼物,然后给她讲讲题什么的
(注:卷王几乎不给别人讲题)
我:emmmmm
我:你们什么时候确定关系的
卷王:啊?什么确定关系
我(逐渐意识到不对劲):你们谁给谁表的白
卷王突然老脸一红:表白?没有啦……我们就是……(开始手舞足蹈,语无伦次)
卷王:她说她不想谈恋爱,我们现在还是以朋友的方式相处啦
我:[ ´ー`]要不我请你吃顿晚饭吧……我感觉,早恋不是这种,你这不能叫早恋,我听着都有点心疼你
ZX6chqxn 2022-05-18 12:58:35
卷在哪啊
写作业做题是本分啊
XRD0Oscd Po 2022-05-18 13:00:42
卷的部分有升压,且没有降压,所以没写。
(并不是说他写作业=他是卷王)
XRD0Oscd Po 2022-05-18 13:16:47
高三的时候有一个复读生小帅转来我们班,那时正是某次周末或者节假日之后,全班回学校上晚自习。
他就安静的坐在最后一排,自己看书,也不跟人搭话
而我因为需要负责排桌子等琐事,在教室里走动的比较频繁。
小帅在看书
我走到他身边的时候注意看来一下,他看的是《普通心理学》
我(内心):我超,同道中人。
因为我平时也喜欢自己学习一些数理类知识。
……
第二天
上数学课时,因为太困了,我去最后一排站着听课,就在他旁边的空位上。那时他还没有我们学校用的教辅材料,就看我的材料。
过了一会,他不听课了,开始看书(后来他表现出的成绩证明,他那是会了)
我一看
他看的书变成了《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》
[σ゚∀゚]σ我超,同道中人!
XRD0Oscd Po 2022-05-18 13:25:45
后来大家逐渐熟悉了之后。
一个同学(卿)在跟小帅聊天
卿a:小帅,那个薛定谔的猫到底是怎么回事?
小帅:这个啊,这你得问XRD(我正好听见了,于是小帅招呼我加入讨论)
我:薛定谔的猫啊,这个我熟,balabala……所以,在我们打开盒子看之前,这只盒子里的猫,既是活的,也是死的。
卿a:[ ゚∀。]?是指……它一会是活的,一会是死的吗?
(我努力思索如何给她解释)
小帅:我倒是有一个自己的理解方法,不过比较粗俗。
小帅:假设这里有一个厕所,只有蹲位,5个。
小帅:再假设,所有的人都不能接受与自己相邻的蹲位上有人,不管是正在上的还是将要上的,把这看做这些人的基本性质。
小帅:那么比如在下课后,在第一个人进入厕所,选好自己的蹲位之前,这个厕所能蹲两个人还是三个人,没法知道。
我&卿a,恍然大悟
[´゚Д゚`]好家伙,还有这种理解方法啊
N5IbzMvt 2022-05-18 13:40:38
>>Po.367783
KjYlxfz2 2022-05-18 14:18:13
jmjp[`・ω・]感觉很乐
XRD0Oscd Po 2022-05-18 14:30:35
另一个同桌(卿),和我是小学同学,而且小学就坐过三年的同桌,可以说是最为要好的朋友之一了。这里我称呼她为琴姐。至于为什么这样称呼嘛,下面再说。
琴姐成绩一直很好,而且很喜欢乐器。琴姐的家长比较一言难尽,是那种使用9xl圣经都不为过的类型。
视角回到高中,第一波疫情爆发之前的那个假期,卷王他爸“想办法”找了一个校外辅导机构,让我们放假后去那里上课,师生都去,我们四个所谓的“精英班”都有份。
琴姐(虽然跟家里矛盾很深,但有自己的学习节奏的她很讨厌被这样安排):我不去!
我:(当时正沉迷于写作,绘画,剪视频等不务正业):我也不去!
XRD0Oscd Po 2022-05-18 14:38:50
我:妈,我不去那里上课。
家慈:跟着班里上课不是挺好的嘛,为什么不去?
我:害,什么“班里”呀,好多同学都不去的,琴姐也不去。
家慈:σ`∀´] 拉倒吧,人小琴多自律,从小你的作业都是小琴摁着你写的,你能跟小琴似的,自己在家里学吗?
我:[╬゚д゚]妈你瞧我不起!我怎么就不能自己在家里学!
家慈:那行,你列一个学习计划,完不成不准写你那小说,剪你那视频。
我[*゚ー゚]
我:[ ´ー`]我知道了,我去就是了
4Bo6bZqw 2022-05-18 14:50:50
我就说XRD这个称呼这么耳熟,做测试呢
GNb7w9Ul 2022-05-18 15:01:53
jmjp
Oiyz22vX 2022-05-18 15:07:15
jmjp[ ゚ 3゚]
XRD0Oscd Po 2022-05-18 15:20:35
家慈:你说小琴不去那里上课?
我:是啊,怎么……了……
(同时想起了小琴那升压的家庭内部矛盾)
我:要不,我劝劝她?
……
我:琴姐,我屈服了,我要去了
琴姐:你个叛徒[╬゚д゚]
我:那啥,琴姐啊,你在家里学,会不会……不大舒服啊。
琴姐:就硬刚呗,早习惯了
我:emmmm琴姐啊,我听说那个辅导机构的教室里有钢琴
琴姐:?
我:我之前想练A叔版本的unravel来着,太难了根本练不动
琴姐:哎呦这好说,我教你,包教包会
我:这么说,你也来喽?
琴姐:为什么不呢[ゝ∀・]
走走走,先去挑个好位ᕕ[ ᐛ ]ᕗ
(注:这就是我选择在串里称她为琴姐的原因)
XRD0Oscd Po 2022-05-18 15:21:28
>>Po.368241
| ω・´]是材料博格吗
XRD0Oscd Po 2022-05-18 16:42:46
一日上午琴姐的草稿纸用光了
琴姐锁定我桌上专门拿来做笔记的活页纸
因为这纸又好又贵,我一般只会用来做笔记。但显然琴姐的习惯不是这样的
琴姐:借我用张纸
我:啊?啊,行
琴姐准备打草
我:呃,你是要打草啊
琴姐:对啊,怎么了
一瞬间琴姐明白了,顺便“我也没有其他能用来打草的纸了”这层意思也明白了,但是,她没完全明白。
琴姐(把纸递回来):那……还给你?
我:不用不用,你拿去就是
琴姐(还是没拿回去):那我下午再送你一包
我:你跟我那么客气干什么,拿去!
……
下午
琴姐(把一包活页纸扔我桌上):诺
我:?我说了不用啊
琴姐:啧,你跟我那么客气干什么,拿去!
我:[・ー・]
那好吧,谢谢琴姐
KvJnMu90 2022-05-18 16:55:49
popo快更[`・ω・]
ItXTJppR 2022-05-18 16:56:39
>>Po.368721
是好人,可是这一刻还是感到了有些许无力[ ´_ゝ`]
啊,这就是AT力场吗
uZW3l7EY 2022-05-18 17:21:12
蛮有钱的啊琴姐
XRD0Oscd Po 2022-05-18 18:30:48
小帅是浓度极高的老二次元,这天,他给我们班带来了游戏王。
他带了三套卡组,一套自己用,一套借给我那时的同桌兼室友猪总(名字来源于他自嘲为猪),另一套借给同为复读生的另一个室友渣男(名字来源于他丰富的恋爱经历,并非真渣)
于是一整个午休他们俩都在打牌,下午困的都快昏过去了。
我:σ`∀´]为什么会有人牺牲大中午睡觉的时间来打牌呢?
小帅:我又带了一套卡组,要不要考虑一下成为一名决斗者?[ゝ∀・]
我:我不会唉
小帅:这好说,我教你,包教包会[ゝ∀・]
……
第二天下午,我因为整个中午都在研究卡组没睡觉,下午打瞌睡被班主任逮了
我:[ ´ー`]
猪总&渣男&小帅:[`ヮ´ ]σ`∀´] ゚∀゚]σ
XRD0Oscd Po 2022-05-18 18:39:14
我,猪总,琴姐,放学回家的路上有一段顺路
猪总:今天语文作业又没写[ ´ー`]
我:哎嘿我写了ᕕ[ ᐛ ]ᕗ
猪总:你英语没写
我[・ー・]
琴姐:你俩打牌打魔怔了是吧,一天天作业都不写了
猪总:还不是因为XRD太菜了
我:[╬゚д゚]?
那些天,刚接触游戏王的我与猪总决斗,屡败屡战,屡战屡败。
我:我才玩几天啊,我肯定菜啊
猪总:你瘾还大,越输越想玩
我:那我不打扰你,以后我找小帅和渣男玩
猪总:别,哥,我瘾也大
琴姐:σ`∀´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