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交中
📝正在回复 #367772
XRD0Oscd 2022-05-18 12:49:12
高中时有一任同桌是卷王
卷王(做完所有作业且刷完自己的题):XRD你别学了,你要学死吗?
正在赶作业死线的我:[ ˇωˇ]啊对对对。
……
没赶完的我:哥,物理卷子借我抄下。
卷王:你怎么又不写,XRD啊这都什么时候了,我求你学点习吧
我:[ ゚∀。]addd,快点借我
XRD0Oscd Po 2022-07-13 21:59:07
在大学会常跟家里打电话,有一次元旦家慈特别晚才回家
我:你咋回来这么晚
家慈:我带那班里搞元旦晚会了
我:?
我:咱们学校的传统不都是搞校元旦晚会吗?
家慈:是啊
家慈:两节课的校晚会结束之后,他们又回教室继续了,第三节晚自习也在自己玩
(当时家慈带班主任)
我:你就让他们玩了?
家慈:我本来想把他们摁下来学习的
家慈:但是气氛都烘到那了
我:[ ゚∀。]
家慈:我就陪着他们玩了
我:……
我:你干的好啊[ ゚∀゚]b
WpdSFx5K 2022-07-23 09:32:25
po——・゚[ ノд`゚]
tLrTrn5Y 2022-07-23 12:17:53
精美奖品
XRD0Oscd Po 2022-07-24 20:56:59
好久不见゚ ∀゚]ノ
……
放假以来杂事太多,忘了更新了[;´ヮ`]7
……
今晚加更,讲一组家慈当班主任的小故事
XRD0Oscd Po 2022-07-24 21:01:23
话说家慈之前一直淡泊名利,即使教龄已经很久,也没有带过班主任
家慈:你小子就够我操心的了[ ^ω^]
在我高考结束之后,家慈闲暇许多,竟忽然静极思动
家慈:我要带班主任ᕕ[ ᐛ ]ᕗ
XRD0Oscd Po 2022-07-24 21:09:49
我们学校实行的是阶级分班(想必大家在前面也看到了)普通班,重点班,精英班
后来盖了一栋新楼,精英班单独立部,搬进了新楼(恰好就是我们的下一届,我们痛失新楼)
……
虽说已经是老教师了,但是还是要按照学校的“传统”,家慈还是要先从普通班带起。
家慈:[*゚ー゚](不满)
然后在我们聊天的过程中,她意识到带普通班可能会更快乐
家慈:[*゚∇゚]
XRD0Oscd Po 2022-07-24 21:16:10
偏巧今年有一新校区建成并开始招生,学校开始了一轮浩浩荡荡的教师调动。
家慈倒是没被外调,但是,发生了更加离谱的事情——
本校区有足足四个班,没有安排数学老师
其中一个就是家慈带的班
……
事后家慈跟我说,本来以为我那一届搞的课程表已经学校睿智操作的极限了,没想到连没安排老师这种烂活都能整出来
kPw74493 2022-07-24 21:17:47
[|||゚д゚]那怎么办呢,语文老师教数学?
XRD0Oscd Po 2022-07-24 21:27:58
四个没有数学老师的班中,有一个就是家慈的班
一开始,问题还不是很明显,学校也安排了老师帮忙带课。
但是没想到这老师是个摆子
讲课讲的随便不说,还一有机会就润,直接空堂
老师:三三三ᕕ[ ᐛ ]ᕗ
尚未意识到事情不对的孩子们:[ ゚∀。][ ゚∀。]7[ ゚∀。]
……
后来一次考试,班里数学平均分只有四五十,大家开始意识到不对劲了。
家慈:最近家长群里怎么这么多问数学课的问题的[`・ω・]
*接收家长反馈
家慈:[ ゚д゚]竟有这等事?
……
一开始,家慈还是很向着学校的,一直帮着安抚家长,不过学校一直没什么实质上的行动,每次家慈帮着向学校反应,上边下来的说法一直都是“在想办法了”还有“注意安抚家长情绪”
……
家委会“内鬼”:很多家长已经在讨论要上学校讨说法了
家慈:[ ・ー・]我知道了
“内鬼”:需不需要再想办法安抚一下
家慈:不用
XRD0Oscd Po 2022-07-24 21:28:13
家慈:不用,我带他们去
XRD0Oscd Po 2022-07-24 21:38:55
事态终于有了初步进展,五位家长代表来到学校,与年级主任交涉。
校方阵容:年级主任,副主任,家慈
(负责解决问题的一方,表述为校方阵容)
首先秀操作的是年级主任,他打出一套丝滑连招
第一招,躬匠精神,安抚家长情绪
第二招,卖惨,表示学校正处于师资力量紧张的时期
第三招,画饼,承诺在学校约一个月的紧张时期过去之后,派水平更高的老教师来带课
第四招,唯一正招,为当前缺课的问题提出解决方案:这一个月内,班上缺的五六节课,会找老师在周末补回来
XRD0Oscd Po 2022-07-24 21:45:08
这一波下来,家长那边已经差不多接受了
于是年级主任欣然挂机,离开办公室,去别的地方处理其他事务去了。
没想到这个时候,副主任又开始秀操作了
副主任认为,缺的这些课,可以由家委会组织,找校外辅导机构的老师来想办法补,这样会更加高效
家长们:emmm这个听着更好哎
于是开始兴高采烈的讨论请老师的事
……
此时家慈隐约觉得有什么不对,但也没品出来
XRD0Oscd Po 2022-07-24 21:59:06
彼时家长已经讨论起来如何收费之类的东西了
家慈仍是有些迷茫的状态
但在这种迷茫的状态下,她打出了非常具有节目效果的操作——她出去找到了四处游走的年级主任,问
家慈:@年级主任 z老师(指主任)啊,x老师(指副主任)刚刚跟我们说balabalabala……这个方法该怎么实行啊?
年级主任:[ ゚д゚]?
年级主任:我不是已经给出方案了吗,怎么又有这么个新方案?[╬゚д゚]
年级主任:那小子凭什么替我做决定,别让家长讨论这个了,就按我说的来[╬゚д゚]
……
于是俩人在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都互相看不顺眼
XRD0Oscd Po 2022-07-24 22:17:01
缺老师的四个班,两个普通班两个英才班
彼时,一位本来在带精英班的,顶梁柱级别的老教师,被安排来给带课,她跟家慈是多次搭档的推心置腹亲密战友,于是在此紧要关头前来支援。
听闻这个消息,家慈顿觉稳了。
……
此前班里的数学已经到了让人焦头烂额的程度
家慈本是教英语的
但是为了孩子们每况愈下的数学成绩,她专门安排出一节自习课,让孩子们整理数学错题
然后收上来亲自看
连英语作业,来不及改的都不改了
我:你还会改数学作业?
家慈:我不会啊,但是他们的错题整理的好不好我还是能看出来的
家慈:我给他们打评价,给他们写great,come on
XRD0Oscd Po 2022-07-24 22:21:13
让人没想到的是,由于家慈没有主动请那数学老师,人那边也没有非常明确的指定“我就教x班”
老师竟在半路上被截胡了
年级主任:我们已经给x班安排其他老师了[`・ω・]
于是她去教那俩重点班了(上面的“两英才班”应该是“两重点班”,写错了)
而家慈带的班呢——
竟然把那摆子又安排回来了
孩子们:[╬゚д゚]?
XRD0Oscd Po 2022-07-24 22:22:09
家慈:后来才知道,那俩重点班有几个学生家长是教育局的人[╬゚д゚]
XRD0Oscd Po 2022-07-24 22:31:05
这样一来画的饼算是没实现,其实之前所谓的“补课”也是基本没补。
这么一来,学生,家长,家慈本人都不乐意了,于是在家长考虑二度开团的时候,家慈先一步独自前往年级主任办公室。
年级主任好像还是想搞安抚那一套,一听说家长要向上告,说出了至关重要的导火索发言:
1,如果家长告到校领导或者教育局,你也要负责任
2,之前缺课你怎么没告诉我
……
家慈:[*゚ー゚]
家慈:[╬^ω^]
怒气攒满了
XRD0Oscd Po 2022-07-24 22:47:51
这个学校,阶级分班,官僚主义,论资排辈……
啧,论资排辈
年级主任你小子,真以为你面前这个教龄都快三十年的老师是好欺负的吗
……
那天家慈当场切换形态,在年级主任办公室里跳起来指着其鼻子就是一套行云流水的训斥:
内容大意:
1“我怎么没告诉你,从这个学期刚开始的时候,这个缺课的事情我就一遍遍的跟你汇报,缺一节课说一次,你是不是就没把这当回事”
2“我,家长们,反应了这么多次情况,你为什么不解决,当初你给家长答应的是什么?你自己不解决的问题凭什么要别人给你负责任?我不帮着家长解决问题难道还要帮你拦着他们吗?”
一开始年级主任还一股子暴躁老哥味,还想强辩
过了一会
年级主任:好,我知道了,姐,是我的问题|-` ]
XRD0Oscd Po 2022-07-24 22:51:40
这还没完,第二天早上家慈看着他们班早读
正好轮到年级主任查早读
于是家慈又把年级主任叫住
……
家慈回忆道:前一天晚上情绪过于激动了,回家一想,有很多没发挥好的地方
家慈:于是第二天早上,我逮着他把没发挥好的内容重新发挥了一遍
……
家慈:z主任我对你太失望了
年级主任:[;´Д`]
qhDf52vQ 2022-07-24 22:56:34
经常的学校日常ε-(´∀`; )